四川在线,四川新闻网,四川信息网,四川信息港,四川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四川地图 >

公益时报数字报刊平台

时间:2018-02-13 00:2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fnnew.cn
中华红丝带基金的凉山区域公益地图 刚建成的磨盘乡蘑菇村卫生室 根据凉山州艾防局数据:截至2014年底,泉州累计报告HIV/AIDS3万余例,死亡7千余例。累计报告病例中,因注射毒品感染占64.66%。2014年新报告病例中,性传播途径感染者占48.49%,已超过因注射

中华红丝带基金的凉山区域公益地图

刚建成的磨盘乡蘑菇村卫生室

根据凉山州艾防局数据:截至2014年底,泉州累计报告HIV/AIDS 3万余例,死亡7千余例。累计报告病例中,因注射毒品感染占64.66%。2014年新报告病例中,性传播途径感染者占48.49%,已超过因注射毒品感染的40.46%,成为最主要的传播途径。

■ 本报记者 王会贤

从环境上来说,有山有水有几分田的凉山彝族自治州绝对算不上中国最贫瘠的地方,但这里给记者留下的印象是“不正常的穷困”。虽然一步跨到社会主义社会,但凉山相对传统、封闭的社会环境对外界文化和生活习惯的介入尚未能全部消化,对外来的负面因素也没有抵挡的意识和能力。一个本来普通,跟其他穷地方一样生活条件差,有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的村庄,2000人中有80人是艾滋病毒感染者。我们不希望将情况渲染得过于夸张,因为现实是复杂多面的。

记者最先看到的是医疗水平差,西昌市磨盘乡7个村子只有一个村有赤脚医生;随后觉得健康意识跟不上,大家对艾滋病的认知不够,继而觉得基础教育存在问题;在100公里施工路段颠簸了6个小时后,昏沉的脑袋认识到基础建设也是滞后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仅关注艾滋病防治本身是不够的,而一家以推动艾滋病防治为主的公益组织要进入凉山,最好的方式也是全面关注,以小博大。

一个抗病毒治疗中心,50多个村卫生室,红丝带栋梁班和红丝带艺术班,从关注艾滋病防治本身,到贫困孩子的教育,再到关注当地文化特色产业,一个公益组织打造了一个区域性的帮扶生态圈,除了治病救人,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让更多受艾滋病影响的自足家庭自力更生。

抗病毒治疗中心

中华红丝带基金是由全国工商联和20余家会员企业共同倡议发起筹建的致力于艾滋病预防和控制工作的全国性公益基金。当然,艾滋病防治还是主业。

中华红丝带基金(以下简称红丝带)投资400多万捐建的抗病毒治疗关爱中心,2012年在昭觉县人民医院大楼旁边竣工并投入使用。中心主任勒伍学文告诉《公益时报》记者:“其他县的抗病毒治疗中心有的设在疾控中心,有的设在县医院,有专门独立的中心大楼提供诊断治疗的只有昭觉县。在抗病毒治疗的管理上,昭觉县也要比其他县更规范,相关的医务人员也最多,包括其他工作人员在内共有29个人。这里既是治疗诊断平台,也是培训、宣传、交流以及给基层提供技术指导的中心。”

因为病人中有并发结核症患者,医生在等我们带好口罩之后领我们进入病房。正值春耕时节,70余张病床大概住了一半,其中有十几年前就确诊的中年人,也有时而出去打工时而回来治疗的年轻男子,他们大多因吸毒注射而感染,有的已经戒毒,有的还没有。女性患者则多数因为性传播感染,病房中一位从美姑县来这里治疗的姑娘即是被丈夫传染,已经离婚,这位原是教师的姑娘瘦弱而温顺,已经流干眼泪的双目令人不忍直视。医生李昌敏说,尚未戒毒的病人依从性很差。发现艾滋病之后,夫妻仍然一起生活的占多数,有些健康意识比较强烈的会分开。

治疗规模扩大后失访病人数量增加,是中心面临的一大问题。“三个月以上不主动服药,很可能产生耐药性,这部分人数有500多,在凉山州算比较多的,因为治疗规模大。”勒伍学文说。其中,70%是因为外出务工,因为家庭贫困,他们觉得打工挣钱比服药治病更重要,药物副作用大占5%~10%,外嫁、搬家后不愿意再透露自己的病情等也都是造成失访的原因。

“外出打工这部分,我们也想过很多办法。送药到广东那边肯定不现实,邮寄也不容易。希望国家能统一抗病毒治疗工作,可以跨区域治疗、查看信息。”勒伍学文说,“患者的意识和行为不对位,能够意识到艾滋病是不好的,但行为上不会立刻改变,明知道性行为可以传播艾滋病,但不采取安全措施;明知道药物可以延长寿命,当有人找他们出去打工时,药也不拿就走了。所以还是必须要提高病人的认识。2013年底我们开始对依从性差的病人做咨询工作,去年的新增病人失访率明显降低了。”

经费和人员的不稳定是中心另一个大问题。勒伍学文说,近三年主要靠科技惠民项目支持,各级资金每年有200多万,但科技惠民项目今年年底就要结束,还不知道明年会怎样。项目制招聘也是人员不稳定的因素之一,加上每年都会有两三个人考上公务员而离开,人员流动性较大。

村级卫生室建设

之前提到的西昌市磨盘乡仅有的一位村医罗医生,在红丝带投建的卫生室建成之前,是在自己家的小屋里给人看病的,再以前,是在山下租了间小房子,直到付不起租金。新建的卫生室有三间房子,附带厕所。罗医生说,雨季时上山回家不方便,就可以搬来卫生室住了。

磨盘乡大坪村的卫生室也已经建成,一个月后就可以投入使用。这个村子没有医生,由乡卫生院派人定时来村里诊病,院长张雪说,卫生院的6名医生,轮流下到各村,之前没有卫生室时,就只能跟老乡商量后借个屋檐下的地方诊病。

红丝带目前在凉山州共捐建了50多个村卫生室,每个造价10万元(其中8万元为基建费用,2万元为配套设施),包括一间诊室,一间注射输液室,一间医务人员工作室和卫生间,截至2013年底投入530万。

除了最基础的吃药打针,村卫生室还承担着艾滋病防治前哨的重要职能。在昭觉县竹核乡的村级卫生室里,各配备一名妇保员、一名村医,为村里的育龄妇女、怀孕妇女进行艾滋病及母婴阻断的相关知识教育,并为他们联系到乡或县医疗机构做健康检查。村妇保员由本就负有相关责任的妇女主任担任。村医的能力则远远不足,火洛村的村医参加过红丝带举办的村医培训,但还没有村医资格证,大温泉村28岁的年轻医生是从卫校毕业的,已经是记者在当地看到最靠谱的村医。昭觉县卫生局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昭觉的村医大多没有村医资格证。现在卫生室基础有了,其他硬件、软件还要一点点添加。

由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负责实施的红丝带母婴艾滋病传播控制项目,已经分两期对凉山州17个县市的村医和妇保员进行了培训,使基层村医和村妇保员掌握了农村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妇幼保健以及公共卫生管理与传染病防治等多方面的知识,正确了解了在少数民族地区开展防艾宣传教育工作的手段和方法。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