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在线,四川新闻网,四川信息网,四川信息港,四川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四川人才 >

【系列报道】告诉你一个“郎溪奇迹”

时间:2018-01-18 20:5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fnnew.cn
郎溪县招商局局长夏严介绍说,预计郎溪经济开发区全部建成,可形成年产值900亿元的生产能力,平地里从皖南农业区崛起个工业新城。” A、两地车程仅两小时,心理

  原文发表于2011年8月10日《无锡商报》

  “郎溪现象”:这是怎样一块神奇的土地?

  无锡华庄———安徽郎溪,148公里。这是宋剑星三年来开着私家车, 丈量出来的准确数据。现在宋的身份是郎溪无锡商会会长。三年前起,像他这样的许多无锡民营企业家,蚂蚁搬家似地把自己积累一生的企业,搬到了距离家乡两小时车程外的陌生地方。

  直到2011年7月13日,无锡市委书记毛小平在市委全会上大谈“郎溪现象”———“地域总面积仅1105平方公里的安徽郎溪,短短两年时间内就集聚了563家无锡企业,吸引了约400亿元的工业投资”,才把这个公开的秘密揭开了神秘的一角。

  郎溪县地处安徽东南部,长三角西缘,皖、苏、浙三省交界处。传统农业区,人口34万,方言为江淮官话、吴语。车牌代码皖P。

  当记者驱车驶入安徽郎溪境内时,无锡企业家的前进步伐超出了我们的想象:7月28日郎溪第十批工业企业集中开工,在此落户的无锡企业急增为700多家。这是怎样一块神奇的土地,吸引着无锡老板纷至沓来?

  无锡企业炒热郎溪,皖南工业新城已成气候

  郎溪经济开发区23平方公里,是无锡新区1992年启动时9.45平方公里的两倍多。偌大的园区200多家企业开工,大多数是无锡企业,集聚了无锡东日昌轴承、华丰机械等一批超亿元项目,甚至还有上市公司天奇股份的身影。开发区主打特种设备制造基地的品牌,另外有个“无锡工业园”的别名。今年1月还被安徽评为省首批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

  在这里随处可见“无锡”的影子,从酒店到房地产,从厂房到小吃店,一切都让人感觉并未远离无锡。连相约的采访地点乾坤大酒店,郎溪经济开发区最高档的一家三星级酒店,也是无锡老板所建,无意中也成为郎溪经济开发区的地标建筑。三年前刚建成时一直亏本经营,如今要在这里订一个客房已经非常困难,门前都是苏B车牌的小车。

  郎溪县招商局局长夏严介绍说,预计郎溪经济开发区全部建成,可形成年产值900亿元的生产能力,平地里从皖南农业区崛起个工业新城。园区内除了无锡企业大量集聚外,还有苏州、常州、上海、浙江、北京等地的企业纷纷前来签约,不过集聚度远远比不上无锡。三年前这片尚属贫瘠的土地,如今热力四射,新开楼盘在几个月内均价上升千元,无锡企业家是绝对的推波助澜者。

  为什么无锡企业在这两年集中出走?

  园区内已有一条商业街的雏形,这长条形的三层楼房,就是由无锡老板自发组建的郎溪无锡商会所在地。微缩商业街上小超市、食堂、专卖店、理发店应有尽有,都是无锡人的手笔,而出走郎溪的无锡企业在去年12月推举宋剑星为无锡商会会长。

  “2008年我们就联合企业抱团,一起去跟郎溪政府谈土地价钱。”宋剑星介绍他的得意之作,“当时县政府开价3.5万元一亩地,最后经过10多家无锡企业的共同砍价,最终以1.9万元一亩成交”。

  “土地短缺导致企业扩容难,是无锡老板迁移的主要原因”。市经信委主任高亚光也证实,无锡市区工业用地从2008年开始明显减少,有限的土地资源与不断增加的建设用地矛盾突出,加上环太湖治理和大规模城市建设,使得很多企业面临拆迁。以滨湖区华庄街道为例,在太湖新城的建设过程中,已拆迁搬迁的企业达到300多家。很多产能相对落后的企业只能在周围找地方。

  “企业是经济微观主体,其流动具有自由性,肯定要追求以最低成本实现利润最大化。无锡制造业成本、劳动力成本等快速上升,可供土地日渐稀缺,土地成本又高。”高亚光介绍,如今无锡的工业地价达到每亩30到40万元,而郎溪的土地和人力等成本要素比无锡低很多。“对于那些土地需求量大的企业来讲,转移生产是必然趋势。”

  为什么无锡企业不约而同选择了郎溪?

  “无锡工业企业总量有10多万家,过来的也仅仅是七八百家,占比并不算太大”,郎溪县招商局长夏严同时也承认,“但这么多企业自发转移集中到郎溪,这样的现象还是比较少见。”

  A、两地车程仅两小时,心理距离很近从无锡市中心上锡宜高速转宁杭高速,从常州溧阳西下,到达郎溪全程大约2小时的车程。

  “郎溪与无锡仅隔了一个溧阳市,心理距离很近啊。”原来在惠山区西漳开厂的杨锡威告诉记者,扬州到绩溪的高速年底动工,2013年7月通车,令无锡老板高兴的是高速还为郎溪无锡工业园预留了出口,“将来走高速还能节省25分钟,以后从家里开到郎溪仅1小时10分钟。”

  B、自发以商引商,形成“羊群效应”在传统农业区开厂,意味着一切从头开始。先行者宋剑星不断介绍有业务往来的企业去郎溪,自己打造供应链,无形中形成了“羊群效应”。杨锡威告诉记者,西漳街道有142家企业面临拆迁,“当时街道里有两个村支书、八个规模企业的老板一起去郎溪考察投资环境,都很有意向。”在郎溪,无锡老板第一次像浙江人一样抱团紧密合作,这也是市场行为的力量。

  C、开放的移民文化,使郎溪要当中国第四个移民城市

  郎溪历史上历经宋朝的方腊起义,岳飞六战金兵,元将阿刺罕屠城,明嘉靖日本倭人蹂躏,清军与太平军反复拉锯,不断上演人间惨剧。县志记载,“同治二年,人肉每斤价三十文。”

  郎溪真正原住民极少,因此在很多无锡老板眼里,是中国除上海、广州、深圳以外的第四个移民城市。目前整个郎溪县34万人口中,本地人仅4000多人。

  “移民城市都是包容性极强的城市,没有很多城市所共有的排外心理,更适合投资。”宋剑星说,他的朋友曾经到过国内多个城市去开厂,但往往受到排挤,只能中途跑回来。D、郎溪招商理念先进,针对性强郎溪县招商的第一目标并不是无锡,而是浙江。夏严坦陈当初招商的坎坷:“在浙江呆了三个月,吃了无数饭,浙江老板也来实地看了,都说政策优惠,就是不投资。后来一个老板说了实话,送我土地也不会来郎溪开厂,因为没有一点工业配套的基础啊。”

  这浅显的道理被浙江老板一点就透,夏严想干脆就引进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于是把郎溪的园区定位装备制造业,引进目标最终锁定了无锡华庄。“无锡是国内装备制造业的重要基地,双方的产业定位比较吻合”。

  2010年国务院正式批复《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规划》,安徽承接了国家层面探索产业转移新模式的重任,现在的成果是对无锡老板先知先觉的肯定,也是对夏严这些招商功臣的最大褒奖。

  企业外迁是个中性词:给新兴产业腾地,让迁移企业提升产能

  作为主管部门来讲,企业外迁被看做是一个中性词,如果仅仅从唱衰角度来理解是一种非常狭隘的观点。市经信委人士更喜欢用梯度转移来形容“郎溪现象”:无锡一直在接受国际制造业向中国的梯度转移,同时也将转移出一些传统产业。

  无锡是一座经济中心城市,同时也是座资源匮乏的城市。无锡人均耕地仅为全省的1/2、全国的1/3,支撑GDP半壁江山的无锡工业所依赖的本地有形资源几近于零。工业经济之所以能力挺无锡稳立中国十强城市之列,更重要的是积累的资本、技术、人才方面的优势。

  从无锡老板被动地迁移到自觉地出击,从企业朦胧的意识到政府有效的引导,“出走”对于延续城市经济的生命周期有着深远的战略意义。高亚光对此表示,这些企业转移虽然眼前是给无锡经济指标带来一定影响,但从积极方面看,也是为无锡发展更符合定位的产业腾出了空间。很多无锡企业在本地受空间限制,如今转移到郎溪后,产能得到大幅提升,开始在另一番沙场上大展拳脚,迎来了企业的“第二春”。更为重要的是,许多企业在转移中实现产业产品的转型升级。

  除了向郎溪的自发转移潮外,目前无锡还形成了靖江、锡通等多个产业转移园区。“更为理性的应是按照区域行业发展现状,有序引导企业梯度转移。在以后的产业转移过程中,一定会是企业自发以及政府引导两条腿走路两种方式的并存。”(记者/葛明邵旭根朱洁摄影报道)

------分隔线----------------------------